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评论频道每日观察>  正文

打车软件大战 “阿Q”来了

http://opinion.591hx.com 2014年02月20日 16:03:04 北京青年报

  打车软件激战正酣,对决双方,一个叫嘀嘀,一个叫快的。硝烟弥漫中,有种幻象在呈现,那就是全国人民似乎在享受着免费打车的待遇。

  “永远比同行多给1块”,这样口号在风中猎猎飘扬,这场烧钱大战给人感觉是“根本停不下来”。面对双方一次次豪爽地“立减”,乘客笑了;面对双方一回回大方地“补贴”,司机乐了。怎样的土豪有这种底气?看清之后,才明白,是阿Q(阿里巴巴和腾讯QQ)来了。

  快的打车靠阿里巴巴撑腰,嘀嘀打车背后站的是腾讯。这场打车软件PK,也就马云和马化腾的“二马相争”。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二马”给你发福利,你必须清楚,人家是在想着以后如何才能让手伸进你的腰包中呢。

  当然,现在,掏钱的方式,不是用手,是用手机。打车软件大战,就是两个千亿美金的互联网巨头在争夺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当这场大战硝烟散去,很多人打车习惯肯定被改造了,会成为这些软件的忠实用户。如果那时才感叹:“吃下去的,原来都要吐出来”,恐怕只有靠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了。

  其实,从烧钱大战一开始,马云和马化腾肯定就清楚这样花钱买用户到底值不值得,现在要买一个移动支付用户,已然不止打车“立减”的那十来块钱了。打车软件大战,是互联网两巨头“阿Q”来了。但是,我们不能做阿Q。那么,第一步,就是不要简单把打车软件大战看成是土豪在发福利,而要警惕谁在这场烧钱中,乱了方寸,坏了规矩,损害了我们的权益。在这次打车软件大战中,有的出租车司机在挑拣乘客,不接不加价的单,给拒载找借口,不愿跑短途,造成打车难,乱了市场秩序。不要轻易被打车软件大战遮望眼,失去自我,也不要指望哪个市场的老大会是永远的慈善家,永远的,只能是我们的顾客身份。

  不做阿Q,除了主张自我权益保护,更应诉求市场秩序正当,把这样打车软件大战,看成是一次清理出租车行业积弊的机会。本来,出租车行业也早就积累大量矛盾问题,打车软件作为技术,如果能够倒逼政府对这个市场管理更加理性,充分发挥好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让老百姓不加价也能打到方便车,那么,给马云和马化腾这对“阿Q”组合点赞,倒是值的。

  今天,无数人都把马云和马化腾这对“阿Q”当作偶像,那么,现在就不应让自己成为鲁迅笔下的阿Q,而应做这个时代拥有自我意识的成熟的理性的公民。

  网络技术的创新近期加快步伐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层面。比如,最近打车软件越来越热。

  打车软件变得热门,一个原因是分别依托于两个主要网络支付平台(腾讯旗下的微信和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的两大软件商之间爆发了激烈竞争,一家声称将拿出十亿元用来补贴乘客,另一家称“(给乘客的奖励)永远比同行多一元”,如此豪迈气概自然备受舆论关注。

  总体来看,与打车行为直接相关的司机与乘客都在补贴下大大受益,支付平台出于平台市场占有率考虑自愿出补贴,似乎并无直接受害者,美事一桩。但还是不乏批评之声,有人认为打车软件让不会用手机软件的中老年人处于出行的劣势,巨额补贴涉嫌不正当竞争,而且司机忙着抢单容易造成交通事故,危害道路安全。因此就有呼声要求政府加强对打车软件的管理。

  各地政府并非没采取过管理措施,去年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内部下发关于强制要求司机卸载手机打车应用的通知就曾引发争议。北京市相关部门为打击所谓出租车乱加价问题,于2013年7月出台《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要求所有的打车软件纳入到一个全市统一的电召平台,要求每辆车每天完成两个电召任务,还统一规定了加价幅度,对于考核成绩不佳的企业,要进行“约谈警告、行业通报、暂停扩大规模,直至责令停止提供电召服务退出行业”。

  先不说原来不需要加价也可以叫到车的服务,经过统一后必须要加价才行,更让人疑惑的是在各地针对打车软件出台的政策中,企业被纳入到计划式的考核中,政府来决定其进入与退出。至于政策的结局,按照媒体的说法是“乘客不理解,司机不买账”。各种软件可以绕过统一电召平台直接叫车,既方便又可以灵活加价,这就足够将政府试图统一市场于己之下的努力灰飞烟灭。加上之后支付平台给出补贴将加价问题消于无形,打车软件终于成了气候。

  只是地方政府有一种扩权的本能,前一个政策失败,不妨碍继续找一些理由来出台新的管制政策。近日,有报道说,为消除安全隐患,北京市交管局拟要求每辆出租车每人只限使用一款叫车软件,并将派执法大队对出租车进行抽查。虽然19日晚北京市交管局在其官方微博里否认了上述报道的真实性。但依据以往惯例,这类传闻往往不是空穴来风,所以还是不妨碍我们稍加分析。

  比如,抽查如何实施?执法者在路边设卡,但司机两秒钟就可把一台装有软件的移动终端放进兜里,执法者总不能为此搜身吧。更关键的是这政策能否根本上改善安全问题?抢单需要点击一般固定在司机座位前方的移动终端屏幕,确实会增加发生交通事故的几率,但要分清楚,到底发生事故可能性是与手离开方向盘去点击屏幕这个动作的关系更紧密,还是与司机有几台抢单的终端更紧密?而且,试图限制使用软件的数量,而不是改善抢单的方式,很难称得上有效的治理办法。

  近日,我第一次使用打车软件外出,很顺利打到车。和司机聊天,他谈到抛开补贴带来的好处,打车软件能降低空驶率,提高效率。他也承认抢单时候存在的一些风险,这些很大程度上还是需要靠自己的谨慎来解决。按照他的说法,总不能因为有人用刀割脉自杀,就不许卖水果刀吧?这大概就是对有关管制思路的最朴实回答。

  当然面对安全隐患,政府也不是没有可以做的。我一路上和司机探讨了几个方案,比如声控接单的技术难题,在方向盘大拇指位置贴一个蓝牙抢单小按钮的可能性等。相比传说中一味下命令限制和检查的办法更让人暖心也更有效的,是整理好各种问题并呼吁软件公司改进技术以减少交通意外发生的概率。在技术如此进步的今天,解决方案并不难找。

  这种政府操心过多的事例当然不是我国独有的,纽约市政府就曾试图从保持市民健康与减少减肥的角度考虑,禁售大杯含糖饮料。这是典型的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替每个人都做理性决定的做法。要是该法案成功通过,以后去纽约旅游都买不到大杯可乐。当然,结果是它两次都被法院判定违宪。

  在中国的公共政策制定中,难得的是转变政府高高在上严管严控的姿态,不管其出发点是设立门槛树立权威,还是真想解决问题,但这都只会增加社会成本。而且,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原来的思路与办法都难以见效,这就要求政府把自己从全知全能的角色转换为为民众服务的角色,将职能转变落实到位。

  (作者系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

  如今腾讯和阿里巴巴火急火燎地在移动支付的蓝海领域中跑马圈地,似乎印证了市场才是释放生产力的最大渠道。市场也在努力学习,以同共同分享这种由两大巨头一同博弈的移动支付未来。

  “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目前正持续上演一场“免费打车”的烧钱游戏。这背后是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地盘之争,其目的是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钱包争夺移动支付入口。两大巨头的争夺已经引发出租行业的变化,并对部分打车族造成影响:他们发现打车更难了。

  打车软件的兴起,尤其是“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背后腾讯和阿里巴巴在掏钱买吆喝,使得在大城市里打个出租车,也能感受到便利又实惠的超高性价比。当然,在智能手机全民普及的今天,依然还是有很多群体,他们大部分是老人以及没被“智能化”的城市居民。而媒体把公众难打车的苦水也一并倒出来,这让打车软件的论场有了更多的一种诉求。

  打车软件发展到现在,已非新生事物,但用于移动支付的前景异常广阔,尤其是马化腾在和马云的电子商务中的长期不胜,使得他更笃信把宝押在了以微信为载体的移动支付上。而电子钱包这个概念,本来是在马云手上被玩转的风生水起,但是现在的对手异常强大。而打车软件,却不知不觉地被推倒了两者对决的最前线。

  移动支付这一概念,早些年就已经被电信运营商给运行过,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需要更换SIM卡,还是因为手机需要NFC等较高的硬件要求,这些电信运营商的移动支付行情一直没有炒热,只是囿于较少城市中的地铁、公交卡等范围。而如今腾讯和阿里巴巴火急火燎地在移动支付的蓝海领域中跑马圈地,似乎印证了市场才是释放生产力的最大渠道。

  市场也在努力学习,以同共同分享这种由两大巨头一同博弈的移动支付未来。这打车软件倒像是开胃菜,因为具有开头炮的作用,所以也被注入了不少的真金白银。将来餐饮以及商场支付,很可能就是延续这个套路蔓延开。而大城市早已经是吃了螃蟹,但更广阔的市场还在更多的中小城市。

  市场在学习,那我们身在其中的市民想必也不能落后。就像新闻所说的,某些不会使用软件软件的群体,现在也面临着难打车的窘状。其实想想看,这也并不会维持多久。一是打车软件的补贴只能是暂时性的;二是的士司机也有每日补贴上线,所以利益主体还是那些普罗大众。

  有人预言“打车软件为代表的互联网新技术,会倒逼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下这样的定论还是比较太早。现在之所以打车软件很红火,只是攀了补贴的亲,等到最后“午餐”散去,那营运者的热情也难免会被分流。但是打车软件却因为很好地解决了空载率,一定会被的士司机所接受。至少,这是一个“神器”。

  小小的打车软件竞争背后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金融支付、大数据三大金矿的争夺。如此下去,最为尴尬的是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三大支柱业务之一的结算支付市场正在被互联网金融无情地蚕食,而悲催的是,商业银行至今还在睡梦之中。

  腾讯公司11日公布,打车软件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第一轮活动于2月9日如期结束。1月10日至2月9日,嘀嘀打车中平均日微信支付订单数为70万单,总微信支付订单约为2100万单,补贴总额高达4亿元。(据2月12日《人民日报》)

  另据报道,背靠阿里资金支撑的“快的打车”,自1月22日提高补贴金额以来,短短约18天的时间里,全国日均订单量128万(在补贴政策出台前,日订单量约为60万左右),其中使用支付宝钱包付打车费的日订单数最高突破60万。

  掏腰包补贴乘客和司机,仅仅出于“互联网基因”吗?其商业模式是什么?

  腾讯的微信支付和阿里巴巴支付宝钱包成为打车软件背后靠山,并且不惜拿出重金烧钱奖励乘客和司机,推广打车软件的目的在于争夺移动支付、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市场份额。通过占领打车软件推广市场占领移动互联网时代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以及O2O(线上到线下)领域的重要入口。

  移动支付正在成为互联网企业争夺的重要金融市场。通过打车软件将客户资金支付锁定到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宝里,资金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里会有时间迟滞。市场份额越大,滞留的资金越多,这部分滞留资金将会成为一个平均固定余额长期留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的账户里。打个比方,就像公共汽车一样,乘客有上有下,只要不到站,车上总会停留一部分乘客。滞留的这部分资金是没有任何利息成本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银行账户里却是生息的。这部分收入就归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了。如果能够准确计算出长期滞留不动资金的余额,甚至可以将这部分资金存高息存款、购买高回报理财产品甚至高息借出获利。而这些收益都归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最可供腾讯和阿里挖掘的是打车软件推广开来以后,线上客户不断增加带来的背后大数据金矿。大数据必须有互联网平台上的海量客户带来的海量信息支撑。腾讯和阿里血拼打车软件市场,大数据是其目的之一。比如,在为期一个月的补贴推广活动期间,嘀嘀打车用户突破4000万,较活动前增长了一倍。通过对这些客户网络足迹的分析就能够摸清其消费、购物等一切经济活动偏好,从而有的放矢展开商业攻势。这个商业价值是巨大的。

  力拼移动互联网阵地是腾讯、阿里血拼打车软件市场的又一个原因。近期,阿里全资收购高德地图与争夺打车软件异曲同工,瞄准的都是移动互联网的市场潜力。地图位置与城市打车软件有交集和契合点。通过移动互联网将使得O2O商业模式在打车软件上完美体现出来。

  小小的打车软件竞争背后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金融支付、大数据三大金矿的争夺。如此下去,最为尴尬的是商业银行,商业银行三大支柱业务之一的结算支付市场正在被互联网金融无情地蚕食,而悲催的是,商业银行至今还在睡梦之中。

  有天上午打车,司机问我,能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各支付一次,他返给我一次的车资,这样他可以多挣25元——腾讯贴10元,阿里贴15元。我的好处是省20元——腾讯和阿里各贴10元。后来我在中午收到短信,微信支付因为早上服务器繁忙,所有乘客免单一次。最后算下来,我打一趟车,43元不仅免单了,居然还挣了25元。很不可思议吧?

  近来腾讯和阿里在打车软件上竞争得热火朝天。他们分别与“嘀嘀打车”和“快的”合作,鼓励用户使用手机支付。这两款叫车软件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都有相当数量的用户,两大巨头花这么多钱补贴司机和乘客,其目的是通过叫车软件,培养目标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使之成为自己的铁杆用户。

  对乘客来说,移动支付,使用微信还是支付宝,其实没有太大区别。但同一产品在市场上有两个以上的供应商,这个市场才算正常。嘀嘀和快的的竞争,让双方的产品迭代都更加迅速,更加好用,乘客和司机更方便。

  烧多少钱是投资商的事情,乘客不必关心。不过有人称打车软件破坏市场公平,呼吁政府介入,完全是不得要领。在我看来,如果说不公平,那只可能存在一种不公平,即不使用智能手机的乘客,打车较难。

  其实面对软件市场的自由竞争,政府管治作用有限。乘客和司机之间直接联系,约定时间地点,按表付钱,建立了相当程度的互信,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乘客和司机的互相评价,避免了过去的“一锤子买卖”,服务质量因此提高,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尤其在当前缺乏互信的现实中,非常难得。

  打车软件这种产品,其实借助市场的力量来规范即可。因为利益变动会驱使投资商、运营商和消费者作出最有利于自身、也是最理性的选择。有些事情,不必管得太多。

  有天上午打车,司机问我,能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各支付一次,他返给我一次的车资,这样他可以多挣25元——腾讯贴10元,阿里贴15元。我的好处是省20元——腾讯和阿里各贴10元。后来我在中午收到短信,微信支付因为早上服务器繁忙,所有乘客免单一次。最后算下来,我打一趟车,43元不仅免单了,居然还挣了25元。很不可思议吧?

  近来腾讯和阿里在打车软件上竞争得热火朝天。他们分别与“嘀嘀打车”和“快的”合作,鼓励用户使用手机支付。这两款叫车软件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都有相当数量的用户,两大巨头花这么多钱补贴司机和乘客,其目的是通过叫车软件,培养目标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使之成为自己的铁杆用户。

  对乘客来说,移动支付,使用微信还是支付宝,其实没有太大区别。但同一产品在市场上有两个以上的供应商,这个市场才算正常。嘀嘀和快的的竞争,让双方的产品迭代都更加迅速,更加好用,乘客和司机更方便。

  烧多少钱是投资商的事情,乘客不必关心。不过有人称打车软件破坏市场公平,呼吁政府介入,完全是不得要领。在我看来,如果说不公平,那只可能存在一种不公平,即不使用智能手机的乘客,打车较难。

  其实面对软件市场的自由竞争,政府管治作用有限。乘客和司机之间直接联系,约定时间地点,按表付钱,建立了相当程度的互信,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乘客和司机的互相评价,避免了过去的“一锤子买卖”,服务质量因此提高,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尤其在当前缺乏互信的现实中,非常难得。

  打车软件这种产品,其实借助市场的力量来规范即可。因为利益变动会驱使投资商、运营商和消费者作出最有利于自身、也是最理性的选择。有些事情,不必管得太多。

  昨天下午,马云在来往“江湖情(马云扎堆)”上再度开讲,话题是“企业的靠山”。说到阿里巴巴(是否有背景),马云则严肃地表态,阿里巴巴以前没有,今天没有,未来也绝对不要有任何达官贵人亲戚子女的“惠顾”。马云说他发现了一个规律,“一个公司里有几个厅局长的子女在,那公司基本啥事也干不了和成不了,因为你每天要处理的是这些人的关系和利益。”(2月12日央广网)

  如今要把企业做大,你得有一个“能说会道”的掌门人,这个掌门人还得“会赌”,最先的例子是马云和王石,后来的例子是王健林和雷军,你看看阿里、万科有多少粉丝,马云、王石的“嘴功”功不可没,你看看王健林和雷军分别在央视约赌后,万达和小米的品牌价值增加多少,就知道企业领导人的“嘴功”对大企业多么重要了。

  马云的嘴不会歇下来的。这次吐出的“箴言”是什么?“阿里没背景”,就是说阿里不靠大官罩着,也不指望“官二代”员工从高官父母那里为自己争取什么。真骨气,估计中国敢这么说的企业家没几个。前有娃哈哈的接班人宗馥莉,因为抱怨和政府官员打交道太累,被老爸纠正“她不太懂中国的国情”。试问前中国首富许家印王健林敢这么说吗?小样,你搞房地产的,再有钱,你敢说和政府泾渭分明吗?王石会这么说吗?没有高官父亲和高官前岳父,王石的第一桶金能掘的容易吗?

  那么,马云哪来的底气说“阿里没背景”?相信假如是前几年,马云也没底气这么说,甚至可以说马云曾经是很希望有背景的,看看马云早年是多么渴望上央视,和张治中有那么多的关系,以及与外经贸部的合作,还扯上了国家部委,说你没背景,别人相信吗?哪怕被人怀疑有背景,到下面办事还不是更容易?如今做大了,说自己没背景,也不怕得罪当官的了,更不怕得罪地方政府了,地方政府指着你提升地方经济呢。

  马云说“阿里没背景”,也“不需要背景”,倒也说中了互联网经济的一大特点。相比传统实体经济比如房地产业,互联网经济倒不那么需要政府给政策、给贷款、给土地,互联网经济政策嘛,政府都没研究透,对马云马化腾们只能亦步亦趋;贷款嘛,互联网公司有到处找投资机会的风投呢;土地嘛,马云是做互联网地产的,要什么土地啊?

  不过,如今互联网经济正在颠覆传统经济,阿里做的是全产业链,做什么都指着政府不闻不问,那也很难,马云说“阿里没背景”,还不是因为马云多次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咨询和肯定?被李克强总理誉为“创造了一个消费时点”的马云当然不需要“一般的背景”了,一般的官员哪里敢给阿里设障碍?一般的官二代到了阿里哪算是“有背景人物”啊?

  马云说“企业最大的靠山是市场,是客户”,这正是中国民企的发展方向,让市场对资源配置发挥决定性作用,靠市场的力量谋求发展,这才是中国民企的出路所在。什么时候连初创民企、中小民企老总们都敢都能拍着胸脯说“我的公司不靠背景”,中国的市场经济才算真正充分建立,这有赖于政府和官员们收回那只“管不住闲不住的”的手,让民企在市场大浪中自由公平的竞争。

  经历了野蛮生长、完成了原始积累、得到了国家领导人肯定的阿里,可以说“自己没背景”,马云当然有底气也能这么说,希望能这么说、敢这么说的不止马云,还有那些正在爬坡成长中的初创、中小企业老板们,那样的话,中国的市场活力才能充分释放。

 日机密部队潜入中国,安培竟谎称不知情;美日军机轮流闯入东海防空识别区,联手对华;菲律宾更是猖獗,借此狐假虎威;这充分说明,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航母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威慑力量之一,美日等对辽宁舰的接力监控告诉我们:我们应该联起手来,保卫祖国!爱国人士只要填写手机号码,即可获取最新的股票信息,让我们共同成为爱国人士。

   华讯财经邓重承诺,本信息与朋友们完全免费共享,不收取任何费用,请大家放心领取!投资朋友们可通过下方端口免费获取最新的股票信息。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  

与 相关的新闻

关于华讯   |   诚聘英才   |   网站导航  |   产品中心   |   股民心理研究   |   上市公司研究   |   合作伙伴   |   广告合作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华讯财经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仔细阅读免责声明,风险自负。
提示:华讯财经不作任何“加入会员、承诺收益、利润分成”以及其他非法操作方式进行非法的理财服务。详情点击 
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  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上市公司价值研究  中国股民心理研究基地
大连华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网站 辽ICP备09028864号 辽B2-20120088 京公网安备110108401032号 
客户服务电话:4000987966  客户投诉电话:0411-82566262 E-mail:market@591h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