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评论频道谈股论金>  正文

安生:自婚变那刻起 王石就很难挡住野蛮人了

http://opinion.591hx.com 2016-7-5 8:54:45

  可如今,王石的身边人也成了别人,而华润的掌门也换了几茬。王石这次到底还能不能顺风顺水,化险为夷呢?

  万科、宝能相争,权在华润。

  万科、宝能、华润,三者之中,华润实力最强,背景最硬。不需要宝能参与,以华润的实力,即足以让万科管理层出现地震,让万科董事长王石出局。

  实际上,华润对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不满、忍让、娇惯久矣。

  据说,万科的总经理郁亮一次向时任华润的老总宋林汇报工作,谈万科的远大规划,宋林曾问:“那股东的利益在哪呢?”

  是啊,股东的利益在哪里呢?

  长期以来,华润虽然是万科第一大股东,但是一直只能作甩手掌柜。以万科现任董事会为例,11名董事中,4人(王石、郁亮、王文金、孙建一)出身万科,4人为受万科影响的独立董事(独立董事不独立,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3人来自华润。因此,万科完全可以不在乎华润的意见,以8/11的比例通过任何由其拟定的甚至可能是牺牲华润利益的预案,并形成决议(事实上,这次关于通过增发股份引入深圳地铁重组预案,即是伤害华润利益的预案)。

  郁亮甚至承认过:“长期以来,我们从来没把股东放在眼里,同大股东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除了让他们承担责任,让他们签字。”

  2000年,华润入股万科,并形成“北华远南万科”的格局。有投入就要有回报,这是人之常情,也是游戏的基本规则。

  华润入股万科伊始,其核心诉求便是实现对万科的控股、并表,华润前“掌门”宁高宁和宋林都曾公开表示过这种意向。但由于王石为代表的管理层的反应过于“刚烈”,华润从2000年便开始做无控股权的第一大股东。

  在华润的对外宣传中,万科从来未被算入华润核心资产之列,万科也很少被外界认为是“华润系”。作为一个“管不了”又“不敢管”的大股东,华润只能选择安安静静地做一个财务投资者。这在华润系其他上市公司绝无仅有。

  华润不但不管万科,还偏袒万科。为了力挺万科,华润甚至不惜牺牲任志强的华远的利益。2001年,任志强辞职,净身出户,惊动了总理朱镕基,为此还做出专门批示。任志强好歹也是红二代,也算颇有人脉的人物。华润为了自己甚至不能插手的万科的利益,居然不惜让任志强出局。

  外人看来,苗红根正、财大气粗的副部级的央企华润,如此放纵娇惯万科,甘心当“甩手掌柜”,这未免让人觉得太意外。

  一方面,宁高宁和王石相交甚好早已经众所周知,王石在写给宁高宁的书《谁人不识宁高宁》的序言中提到:

  宁高宁先生和我有多年交往,算是老朋友。

  在我看来,高宁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推动国有企业向市场化、现代化、国际化方向变革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无论是和宁高宁交流,还是进行业务合作,我都感到,他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现代企业家,这使他领导的企业总是充满活力,而不是僵化呆板、按部就班的官僚组织。

  不过,除此之外,王石的家族身份,也并非没有起作用。

安生:自婚变那刻起 王石就很难挡住野蛮人了

王石与前妻王江穗合影

  2012年10月,王石被爆感情出轨,与前妻已经秘密分手,与三线明星田朴珺传出绯闻。事后证明,这些绯闻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王石和万科团队的努力,人情背景锦上添花,万科才得以自1988初次踏入房地产业也来,成长为一个市值超千亿元的巨头。

  王石及其他万科管理层拥有的股权总量,不堪一击。王石能坐稳董事长的位置,离不开华润的纵容娇惯。

  宝能进入万科,并不是外来资本第一次试图通过控股的方式控制万科。

  1994年的“君万之争”就险些让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离开万科。1994年3月30日,君安证券委托四家公司(当时共持有万科总股份的10.73%)发起《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提出对万科的业务结构和管理层进行重组。

安生:自婚变那刻起 王石就很难挡住野蛮人了

与宝能系斗法并非王石首次对战“野蛮人”。图为

年轻时的王石(左)vs原君安证券董事长张国庆(右)

  当时,万科与君安证券展开了激烈的对抗。王石采取反击行动主要有三个:第一,万科向深交所申请停牌。第二,万科分别向持有1.1%的股份和持有2%国有股的市政府投资管理公司求助。第三,王石确定《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出自宁志翔之手,而宁此前已经偷偷买进了价值2000万元的万科股票,因此涉嫌内幕交易。王石将此报告了中国证监会。

  最终,四家公司之一的海南证券退出,另一家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弃权。万科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中国证监会市场监管部主任张资平赴深圳调查“3·30事件”。君安证券彻底败北。对王石来说,“君万之争”有惊无险,最终以万科完胜君安证券告终。

  很明显,在危急之时王石依靠人情分化了联盟,联合其他股东,并获得了深交所、证监会的全力支持,并最终挫败了君安证券。

  回顾“君万之争”,就会发现,如果没有相当的影响和足够的人脉,王石能不能获得深交所、深圳市政府投资管理公司和证监会的全力支持,都是极大的未知数。

  这三个部门任何一个持暧昧态度(或者按照正常程序,在若干个工作日内有条不紊地公事公办,而不是加急处理特事特办),王石就难以完胜君安证券。“君万之争”可能会陷入僵局,王石甚至可能会败北。显然,一般人未必能得到这样的支持。细微之处决定胜败,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坚定支持就是细微之处。

  有了“君万之争”的教训,此后21年,没有人敢再效仿君安证券的做法,与王石争夺万科的实际控制权。

  21年之中,华润等大股东为万科提供资金,当甩手掌柜,放纵娇惯万科。诸多资本大鳄不敢挑战万科。

  王石也干得顺水顺风。于是,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以为自己是靠个人能力做大了万科,击退了外来的资本大鳄。所以,虽然有“君万之争”的教训,但是他一直没有改变管理层以小股东的身份控制董事会,排斥、孤立大股东,搞内部人控制(或者说“奴大欺主”)的做法。

  不仅如此,他忘记了曾经的家族光环。有这些光环笼罩,王石的事业如同开了挂。他经常能在决定胜败的细微之处,获得不起眼但是能决定胜败的细微的支持——无论是君安证券败北,华润入股当冤大头,还是任志强从华润净身出户,莫不是如此。

  王石得意忘形,盲目地认为自己力大无穷,是能背负苍天的阿特拉斯。于是,他甩掉结发妻子,另觅了田朴珺这个新欢。

相关专题:聚焦a股史诗级股权争夺战 谁的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