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评论频道产业透视>  正文

社保降费两年限或非终点 相关部门正研究方案

http://opinion.591hx.com 2016-7-9 2:54:05
【社保降费两年限或非终点 相关部门正研究方案】企业压力依然很大,相关部门已在研究方案社保降费两年限或非终点,根据“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要求,多地已密集启动相关工作。(华夏时报)

  企业压力依然很大,相关部门已在研究方案,社保降费两年限或非终点,根据“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要求,多地已密集启动相关工作。

  政策规定,此次调整的时间周期为2016年5月1日到2018年4月30日。不过,有业内人士明确表示,两年期满后,养老费率并非如此前预期般恢复到之前的缴费水平,而是将继续降低。

  “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后,只要够发9个月养老金的地方都已将养老保险费率下调;但是,企业压力依然很大,为此,两年期满后养老保险费率依然会继续下调,相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研究方案。”7月6日,一位参与制订方案的业内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单纯地降低养老费率不能解决问题,关键还要调整养老金制度结构,实现制度上的创新。

  多地降费之后

  随着我国下调社保费率动作的密集启动,社保占企业工资总额的比例逐渐缩小,但总体来看依然过高。

  4月13日,国务院第129次常务会议研究通过了《关于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通知》,执行时间从2016年5月1日起,为期两年。

  通知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阶段性降低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区、市),将单位缴费比例降至20%;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高于9个月的省(区、市),可以阶段性将单位缴费比例降低至19%;二是进一步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失业保险总费率在2015年已降低了1个百分点,在这个基础上可以阶段性降至1%-1.5%,其中个人费率不超过0.5%。

  也就是说,养老基金够发9个月的地区均应实施本政策。就目前来看,全国有21个省市区符合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条件,其中上海由21%降到20%,其余20个省市区是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江苏、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海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西藏、新疆、甘肃和宁夏,符合降低费率的条件,可以由20%降低到19%。

  实施至今,至少已有16个省份下调了企业养老保险费率,部分地区降低了失业保险个人费率。同时,多地明确表态,费率降低后,参保人员的各项社会保险待遇不受影响,要确保按时足额支付。

  那么,这样一次以“帮助企业减负”为目的的降费,究竟能为企业省下多少银子?

  根据人社部初步测算,符合条件的地区,如果降费政策全部落实到位,预计每年可降低企业成本386亿元。失业保险按照各地总费率降低0.5-1个百分点来进行测算,每年可降低企业成本约300亿-600亿元,如果再加上2015年先后降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费率的有关政策,每年总计可降低企业成本1200亿元以上。

  “虽然实施了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但降完之后的五险依然占企业工资总额的37.7%,加上24%的一金(上限),‘五险一金’的占比依然高达61.7%。也就是说,雇主准备了100元,60多元是缴‘五险一金’的,真正发到职工手中的工资不到40元,成本太高了,照此下去,企业照样活不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其他险种已经没有太多下调空间,唯独养老保险占比依然偏高;因此,两年期满后,该险种依然需要调整,至于应该调整到多少费率比较合适,方案正在研究中。

  吁建社保一体化账户

  养老保险费率虽然偏高,但确是最难降的一个险种。

  “按照政策要求,我国必须要在两年内完成降低社保费率和社会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两件事,之所以实施阶段性而非现在就将养老保险费率大幅降低,是因为我国已经有20多个地区的养老金出现了收支不平衡的情况。”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去年,我国财政已经为养老保险基金补贴了近4800亿元。

  记者梳理统计公报发现,2014年,各级财政补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为3548亿元,也就是说,仅仅一年的时间,财政补贴增长了1000多亿。

  而根据往年的统计公报公布的数据计算,从2002年到2014年这13年间,各级财政补助养老金金额达到了20748亿元;其中,从补助金额增长的情况来看,从400亿元到2000亿元用了9年,2011年突破2000亿元(2272亿元)后,2013年就突破了3000亿元(3019亿元),如今,短短两年的时间,该数据直奔5000亿大关。

  上不去,下不来,养老保险需要寻求新的解决方案。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养老保险费率原本一分都不能降,如果一定要降,势必需要加大第二和第三支柱的发展。”7月6日,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特邀成员孙博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养老金体系有三大支柱,基本养老保险一旦降费,企业年金和个人商业养老保险部分就要增强相应的补充作用,从而保证养老金制度的持续发展。

  在孙博看来,两年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下调多少应该考虑第二和第三支柱的发展程度。也就是说,只有明确后两个支柱发展到什么程度才能预估第一支柱应该降到多少比例合适,同时,需要考虑全国社保基金增加或弥补进来的额度。

  作为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在我国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全国社保基金将用于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至今还完全没有动用过。截至2015年12月底,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规模已由设立时的200亿元发展到15085.92亿元。

  “两年之内既要做到降费又能保障制度持续发展,一个彻底的改革就是整合,中国社保已经面临‘调结构、建机制、大整合’的挑战。”上述业内人士建议,根据个人财务生命周期建立社会保障一体化账户,让各类社保基金实现互助发展,比如,个人有了首套住房后,住房公积金可以向职业养老金和护理险转化,这样不光可以有效地管理和使用住房公积金,同时还可以实现保险基金之间的互动和发展,最终实现企业发展和社会保障持续的双赢目标。

(责任编辑:df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