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华讯首页评论频道产业透视>  正文

机器人产业治“虚胖”需政企研合力

http://opinion.591hx.com 2016-7-13 23:34:59
需求空间巨大,政策支持给力,企业积极上马生产。然而,机器人这一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新兴产业正在经历着“成长的烦恼”:外资品牌切走了中国市场最大的一块蛋糕,在技术、零部件成本方面对国产机器人形成了压倒性优势;而在政府补贴等多项扶持政策下,短时间内中国涌现出近千家机器人公司,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乱象丛生。

  需求空间巨大,政策支持给力,企业积极上马生产。然而,机器人这一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新兴产业正在经历着“成长的烦恼”:外资品牌切走了中国市场最大的一块蛋糕,在技术、零部件成本方面对国产机器人形成了压倒性优势;而在政府补贴等多项扶持政策下,短时间内中国涌现出近千家机器人公司,重复建设、恶性竞争等乱象丛生。

  新兴产业成长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与光伏行业类似,国产机器人目前正面临着躁动与彷徨,困境之下,如何浴火重生?政府到底该如何支持新兴产业成长?

  “在机器人领域,补贴政策的存在是必要的。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对机器人的需求很大;国外机器人巨头占据中国大部分市场份额,国内机器人产业普遍散、小、弱。如果没有政府对机器人产业的补贴,中国的机器人企业是很难从这些巨头手中夺回市场的。实际上,在政策支持下,中国机器人产业链条也在逐渐形成,出现一批骨干企业,在各领域的中低端市场已形成一定竞争力。从低端向高端是一个过程,机器人产业正在兴起,强筋健骨,现在正是时侯。”7月10日,哈工大机器人集团(hrg)与合肥经开区签约,共同投资20亿元,在合肥经开区建设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华东区域中心、华东制造基地及中央研究院三大板块。在签约前的媒体专访环节,中科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韩杰才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未强先胖,机器人产业有点儿“虚”

  在江淮汽车厂电动汽车生产车间内,agv自动导航车通过预铺设的轨道,可以将零件按照既定线路送至工作人员手上。数不清的机械臂,骤然围拢,将不同部件快速装配成一体后又各自散去,一件产品就此完成。这些机械臂形状、动作各异,令人眼花缭乱。这些agv车和机械臂有国外进口核心零部件在国内生产的,也有国外进口的。

  属机械臂供货商之一的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与江淮汽车厂均位于合肥经开区内。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属台资企业,成立初期专业生产机械臂,但在一年生产之后,公司转向面对机械臂的系统集成和高端机器人,“原来公司目标是生产机器人,当第一台机械臂生产出来以后,我们发现,这种机器手臂用委托加工的方式,放在哪里都可以生产,但要把这个手臂卖出就很难,因为代工厂和大多数非专业机器人生产商不懂工厂、不懂流水线,这种机器人生产再多,也没法应用,所以我们就将重点转向系统集成。”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欧秉承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这其间,我们的研发团队水平在不断提高;生产也在向高端进军,道理很简单,因为低端只能拼量,挣不到多少钱,当没量可拼的时候,企业就只能死。”欧秉承认为,现在机器人市场有点“虚胖”。

  “虚胖”源自市场的诱惑。安徽省经信委曾对当地30个机器人应用企业进行了调研,得出的结论是,机器人的经济效益明显,以汽车生产线为例,一个工作站能替代3个人,按照每人每年4万元的人力成本计算,一个工作站替换的成本在12万元;而工厂往往是两班制,一个工作站每年替换的人力成本则为24万元,同时,制造业人力成本还在以每年10%左右的增速上涨。两相对比,结论是,安徽企业对机器人需求是“刚性”的。

  欧秉承告诉记者,经过其市场调研发现,机器人市场的核心关键零部件有80%依靠进口,按理说这么高的进口比例,机器人市场需求非常高,不应再重复类似光伏产业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缺陷,但事实却非如此,“各地都在搞机器人产业园。”

  “近年来,国内机器人在减速器、控制器、电机、驱动器等核心部件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可喜的突破,但总体来讲,国产核心部件的确仍然存在性能、价格等方面的问题。集团将在合肥部署智能机器人控制器、精密减速器等方面的研究,并研发融合电机—减速器的一体化关节,开发低成本、轻量化的机械臂产品。”韩杰才说,目前国内机器人产业的高端产业低端化、核心技术空心化等软肋已经成为共识,集团希望通过提升基础研究水平和产业整合能力,突破困局,“我们估算了一下,研究院每生产、销售1亿元的设备,合肥当年增加的工业产值就能超过10亿元。”

  各司其职,政府就该搭这样的台

  为何要与哈工大合作?对产业扶持,政府一般通过基金和产业引导政策进行补贴而非直接投资,作为“准政府”的合肥经开区为何要冲在“第一线”?

  机器人的两大属性,第一是机械属性,体现在可编程、多功能、有一定自由度和灵活性的高端设备;第二是人的属性,包括智能、学习、移动、灵巧性等特征。国内机器人正处在转折点,由机器向人发生转变,下一代机器人的重点在于集成人的形状、智慧、灵巧性。

  传统的机器人从技术层面看已经走到尽头,开始进入低附加值时代。国际上生产工业机器人的“四大家族”近年来进行了大规模降价,这让国产工业机器人愈发困难;另一方面,新型机器人开始崭露头角。

  “开发区转型不仅要在优化现有生产要素配置和组合、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上下功夫,更需要在优化现有供给结构、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上下功夫。转型升级两手抓,一手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不断改造提升‘传统引擎’;一手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特别是智能制造产业的集聚发展,培育动力强劲的增长‘新引擎’。全球智能制造应用的时间窗口也就3—5年时间,我们要想办法帮助企业抓住这个窗口,不能错失良机。”合肥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杨伟说。

  与哈工大合作,合肥经开区自有自己的考虑。

  一是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是国内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企业,该集团拥有一支全国顶尖的机器人领域人才队伍。更重要的是,集团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00余项,开发产品20余类、100余种,并与德国kuka、瑞典利拉伐集团、瑞士hocoma ag公司等国外知名机器人公司有广泛合作,有技术、又有国际视野。

  二是“机器换人”已成趋势,合肥市被纳入机器人产业试点区域,从产业转型方向看,合肥经开区需要在该区构筑完整的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体系,促进该区制造业转型升级。按照协议,合作的三大板块中,华东区域中心和制造基地将建设25个机器人产业化及核心零部件项目中央研究院将设立微纳机器人、康复机器人、工业智能装备、无人装备、人工智能和云技术6个研究所并成立国际机器人学院。双方将在技术、生产、下游系统集成及行业服务等方面展开项目合作与推广,打造集研发生产、制造和服务等为一体的产业集群。

  三是政府直接进入产业,扶持产业是门“技术活”。机器人作为特殊的高科技产品,其发展过程依赖大量资金的投入,产业补贴在机器人产业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关键是补在什么地方。按照双方可行性报告评估,20亿元投资,预计将拉动周边地区制造业产值增值超100亿元。不直接投资产业和企业,而是共建研究机构,由研究机构直接孵化企业,让研究院成为一个连接安徽产业和全球创新资源的技术平台,直接为长三角城市提供更多科技创新资源支持,这是政府该干的事

(责任编辑:df305)